手握技术知识专利,企业才可能登顶全球


        在当今全球创新的大背景下,企业要立足并取得长远的发展,就必须要不断技术创新。日前,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携手汇丰、第一财经研究院联合发起创新白皮书。该书历经5个月调研,通过研究企业创新指数,探索中国企业的未来创新之路。据悉,该报告将于今年10月正式发布。

        浙大管院素来以“创新创业”为特色,且非常重视“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通过院企合作与联合研究,推动学科教育与企业创新发展。基于这样的背景,近日,浙大管院创新创业与战略学系主任黄灿教授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 

        采访中,他围绕浙大管院在创新领域展开的举措、创新白皮书相关研究以及技术创新与专利等话题展开了论述,并表示,技术创新,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关键所在。没有专利,不可能登顶全球。



         1.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在企业创新研究方面主要针对哪些公司做了研究? 

        黄灿:跟中国很多顶尖商学院有很多不同,我们与企业合作特别紧密。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跟华为、海尔、美的、吉利、荷兰飞利浦公司都有紧密合作,建立了若干联合研究中心,开展对于企业经营有帮助也有学术价值的研究。与剑桥大学、斯坦福大学建立长期稳定合作关系。

        所以我们这个团队在做的工作和未来继续进行的工作是系统性研究中国企业,总结出具有一般意义的能够指导中国企业管理实践的理论,为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和创新管理理论发展贡献力量。 

        我们非常荣幸这次能够跟第一财经和汇丰银行合作,携手起来把我们学术研究与企业实践结合,和上海创办全球科创中心的宏伟目标结合起来,在上海这个地方探讨创新的问题,我们觉得非常有意义。 


        2. 如何看待跨国公司和中国公司之间的竞争合作? 

        黄灿:以前跨国公司是老师,中国公司是学生,我觉得未来跨国公司跟中国公司肯定是互学互鉴的关系。现在跨国公司也要学习中国本土企业的响应速度、对客户的服务。

         我觉得未来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像华为这样的公司的崛起,我们的商业文明在世界上会有一席之地的。比如说华为公司的成功就像榜样一样激励大家。在我们平日对企业的实地调研中发现,即便是很小的公司,企业负责人也会说我们能不能学学华为。当华为开始分享管理经验之后,很多公司慕名派遣高管去学习,学完之后,他们也受到鼓舞感召。

         我觉得这种力量会传递下去的,再通过学者对中国领先企业的管理实践的一些科学的总结,让更多的公司学习到企业创新的方法。我相信未来十年,中国会涌现出更多像华为一样的中国公司。 


        3. 如何看待公司技术创新一定程度上是对于专利的争夺?

         黄灿:前几年在手机生产厂商之间有过一阵专利大战。大部分的行业领导企业要么是被别人起诉,要么是起诉别人。以苹果公司为例,移动通信的技术是不是苹果公司发明的,是其他的欧美公司发明的,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等。苹果手机凭借优异的设计和以IOS系统为基础的生态系统在市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苹果作为一个后来竞争者开始生产手机后,需要通过专利许可的方式使用这些公司的专利。 

        如果专利许可谈判谈不拢,双方就可能对簿公堂。在美国打专利官司的话,一般是谁有钱谁能笑到最后,因为苹果公司曾经是世界上拥有现金最多的公司,所以苹果不惧怕任何公司跟它打官司。苹果公司前些年也发动了对安卓阵营的手机厂商的专利诉讼,目的就是狙击安卓手机的发展,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 

        我们现在国内很多高科技企业国际化往往受到没有知识产权的制约。其实华为最开始的时候在思科那场官司之后也是痛定思痛。因为当时任正非说“以土地换和平”,就是这个意思:我必须接受这套规则,我先尊重其他公司的知识产权,只要你讲得合理我都认。然后华为才会花那么大的代价去发展它的知识产权,到了今天它就有足够的筹码和其他公司谈。 

        华为是唯一具备登顶能力的公司,其它的公司可以在世界很多市场做得很好,但是没有专利就进不了欧美市场,不可能登顶全球。失去了欧美的6、7亿高收入的人群的市场,就不可能成为世界第一的公司。

         华为拥有很多专利,但是并不需要激进向友商收取专利许可费,因为市场已经分胜负了。现在用手机专利收钱都是市场已经做得不好的公司,他在走下坡路了,像诺基亚要收钱,因为他已经没有制造业务了。


         4. 您如何看待中国对于技术创新新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 

        黄灿:很多知识产权业内人士都认为中国近年来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进步很大。今年4月1日,中国修改了专利审查指南,允许授予有技术特征的软件和商业方法专利,这就和美国、欧洲规定非常接近了,所以再也不能说中国是一个知识产权落后的国家。 

        现在国际上越来越多的知识产权业内人士都认为中国未来跟美国一样,是最重要的诉讼地点,打专利官司以后不一定要到美国打,在中国也可以打。


         5. 人工智能一直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您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和人工智能未来在中国的发展,觉得哪家公司会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企业? 

        黄灿:最好的公司都做人工智能了,它们各有各的长处。比如,华为还是解决服务的问题,通过在网络维护、故障处理等方面应用人工智能,降低服务的成本。 但阿里的人工智能肯定跟这个不一样。我觉得现在不少公司都是应用人工智能发展自己的业务。人工智能的领先企业不一定是开展一个全新的业务的企业,我认为很多会是将人工智能创造性地运用在原有业务场景的公司。